当您启用 Cookie,我们的网站将会记住您的语言选项等信息,以便您以后每次访问网站时获得更为流畅的网页浏览体验。 确定

欢迎浏览我们全新升级的网站。点击这里,查看网站升级缘由或者向我们提出宝贵意见。

想要暂时逃脱紧张忙碌的新加坡本岛生活? 在南部群岛 (Southern Islands),唯一让人心烦的是一只(或十只)叫个不停的猫。

test1

您可能怀念刚用割草机割过的草坪、新鲜出炉的面包或热气腾腾的咖啡的香味。但世界上最迷人的气味无疑是轻拂面庞、充满淡淡咸味的清新海风味道。幸运的您还可以体验世界上最舒服的感觉:当温暖的细沙轻轻滑过趾间时那种又酥又痒的感觉。那么,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是什么? 当然是海浪爬上海滩时那种舒缓恬静的沙沙声。虽然我们生活在一个海岛上,但我们却常常忘记了新加坡还能带给我们这些美妙的感觉。幸运的是,就在短短一水之遥的地方还有三个美丽小岛在提醒我们,她们就是:圣约翰岛、拉扎鲁斯岛和实林格岛。

动物岛

test2

怕猫的人可能不会喜欢圣约翰岛。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周四早上,摄影师威尔逊和我刚走下船就遇到了两只猫。在走出码头的过程中我们又看到三只。接下来,我们又看到有五只猫在灌木丛下面跑来跑去。在看管员的精心喂养下,这些长着厚厚脚垫的小动物精神十足,它们非常友好,而且一直叫个不停。有一直精力旺盛的灰色斑猫跟着我们跑了将近一公里,一直跟到岛上幽境的清真寺,因为它一直向我们叫个不停,因此我们把它叫作“喂喂”。我们后来意识到,它发出的“喂喂”声可能是在对我们说,“喂,看到这么些猫就让你们觉得岛上的猫已经很多了? 你们继续等着瞧吧。”

几十只猫四脚张开,像平铺的地毯一样惬意地躺在凉爽的水泥地板上,它们可能是我见过的最悠闲的动物。为了让威尔逊能够拍一些照片,我们像穿越一篇毛茸茸的矿区一样,小心翼翼地从它们身上跨过。这份宁静安详和柴郡猫在熟睡中露出的笑容让这个角落仿佛成为爱丽丝梦游的仙境。还有两个场景让这一幕更加让人印象深刻:首先是一只完全出人意料的孔雀,它悠闲地步入我的视线,并发出一声似乎在嘲笑我们少见多怪的清脆叫声。其次是一扇木门,它就那样莫名其妙地横在一片灌木丛中间的两根树枝之间。前面只有咆哮翻腾的海浪。后面只有一堆散落的树叶。

像士兵一样在野外找东西喝

test3

我们遇到的景象越来越奇怪,但所有这些都让我们更有冒险的感觉,一只秃鹰在空中来盘旋寻找食物,在开发程度较高的圣淘沙岛,您可能永远看不到这样的景象。

“这看起来像游戏节目 Survivor: Singapore 中的场景一样。只不过附近有家 7-Eleven 便利店罢了,”威尔逊打趣道。威尔逊说的没错,只不过岛上根本没有 7-Eleven。如果您口渴了,就得像 MacGyver 那样自己去找能喝的东西。

威尔逊在一处堆着像小山一样的原木的阴凉空地停了下来。这位矮小健硕的摄影师卸下沉重的摄影器材,弯腰捡起了一个表面十分光滑的新鲜椰子。他迅速查看了一下周围情况,发现可以用一块石头把它砸开。我们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像置身一次丛林军事训练。(他煞有介事地称呼我为中尉或中尉的简称 LT。如果我不回应的话将显得有些无礼,因此我也称他为中士。)

“中士,你绝对不可能 –”

他咬紧牙,快如闪电般地将手里的椰子在一块岩石上连续砸了三下。晶莹透亮的椰汁立刻流了出来。

“你说什么,LT?” 他笑着问道,然后友好地把椰子递给我。

通往过去之门

我们停下来给一位看管员拍了几张照片,他站在一棵老树下,深棕色的皮肤和弯曲的身影和这棵老树一样。他叫穆罕默德·沙伊里,今年 82 岁,我们发现,他简直就是一部活的历史。

“当年日本人来到岛上时他就在这里,”威尔逊敬畏地将这位看管员用沙哑的马来语说的话翻译给我们。穆罕默德还说了其他一些事情,他患有白内障的眼睛闪耀着泪水。“他们非常…调皮。非常坏。

他已经在这里当了 50 年看管员。当圣约翰岛仍是一处与世隔绝的小岛时(用来检查亚洲移民者和从麦加朝圣返回的朝圣者),他的父母就在这里当油漆工。”

当被问到喜欢这里还是新加坡本岛时,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是这里!” 老人露出开心的笑容。这里悠闲惬意的生活方式非常适合他;除此之外,他还有一小片种植园,可以亲手种植香蕉和喜欢吃的蔬菜。他还有一艘渔船,他自豪地将它放在身旁。

甘甜的椰汁还挂在嘴边,我干燥的喉咙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享用一罐冷饮。穆罕默德挥手示意我们穿过一片甘榜风格的区域,然后停在他曾经住过的房子前。他指着一个正在揉着大肚子的笑眯眯的家伙。“我们可以向他买饮料,”威尔逊翻译道。我们每人拿了一瓶 100 Plus 和 H20,并向挺着个大肚子的萨利赫付了钱。在萨利赫身旁的桌子上有两只非常可爱的灰色猫咪,长得很像纯种俄罗斯蓝猫。其中一只还用它大小不一的明亮眼睛盯着我们。

“你到底养了多少只猫?” 我们瞥了一眼他房子周围的二十多只猫,有些怀疑地问。

“两只,”他笑着回答道。

“但是… 你… 看那里…”我指了指一旁正愉快地叠在一起睡觉的四只猫。自下船以来,我一共数了有大约 75 只猫。

“那几只? 其他的都是野猫,”他轻声笑道,随手打开一罐猫粮喂给他的灰色猫咪吃。

这些猫是否会相互打架? 在我们说话的功夫,一只公鸡给自己抖了一身的尘土。

“很少。虽然有时候会,猫喜欢欺负比自己小的动物。你经常会发现又少了几只小鸡,” 萨利赫沉思着说。这个无忧无虑的男人又悠闲地揉了一下他的肚子。他为什么不呢?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血压在一小时内下降了五个点

姐妹三岛

彼此相通的圣约翰岛 (St John’s)、拉扎鲁斯岛 (Lazarus) 和实林格岛 (Seringat) 就像三胞胎姐妹一样,风姿绰约,各具千秋。游客可以沿着圣约翰岛幽静凉爽的小路去郊外野餐,体验纯正的甘榜精神。还可以到连接拉扎鲁斯岛 (Lazarus) 和实林格岛 (Seringat) 的海滩上,感受洁白松软的沙滩。新加坡政府从印度尼西亚进口了数千立方米的纯净细沙(据称所有这些细沙均经过严格的沙蝇卵检测)。如果您一直向东北方向徒步前行,便可到达实林格岛 (Seringat),远方新加坡本岛的景色尽收眼底。放眼望去,满眼是刺眼的钢筋混凝土建筑,络绎不绝的车流,以及令人窒息的压力。但在这里,压力和烦恼则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太阳的毒晒下,威尔逊和我已经汗流浃背,十分疲惫,我们平静地喝着椰汁,好像这就是真正的岛上生活。在这里,猫不会叫个不停,孔雀才会。门外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在岛上工作的为数不多的人一致认为,这就是岛上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