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您启用 Cookie,我们的网站将会记住您的语言选项等信息,以便您以后每次访问网站时获得更为流畅的网页浏览体验。 确定

欢迎浏览我们全新升级的网站。点击这里,查看网站升级缘由或者向我们提出宝贵意见。

龟屿的面积并不大,但却蕴含着无尽的精神财富。历史悠久、人烟稀少的龟屿是您寻找心灵平静的完美去处。

test1

Going Places Singapore 已经带您感受了圣约翰岛 (St John’s)、拉扎鲁斯岛 (Lazarus) 和实林格岛 (Seringat) 的明媚阳光和精彩乐趣。本周,我们将继续我们的南部群岛之行,带您走进一个充满美丽传说和祈福圣地的小岛。

开往南部群岛的渡轮上的人并不是很多,但却各式各样,很有意思。坐在后面的是一位矮胖身材,但看起非常健康的欧洲人,穿着跑步短袖短裤,头上戴着耳机。威尔逊(摄影师)和我猜他可能是去岛上慢跑,并于当天返回。在他前面坐着一对小两口,依偎在一起吃着草莓 Pocky。

接下来是艾米,一位快 30 岁的印度尼西亚女孩,静静地凝视着外面的滚滚波浪。她去南部群岛做什么? 由于她不会说英语,因此我们用华语交谈,她说的比较流利,而我则比渡轮旁边驶过的巨大笨重的油轮还笨拙。

“龟屿。我要去龟屿,”她低声说道。“我每年都去。我去年也去了,然后一整年都过得非常非常顺利。” 说话间,她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所以我想再去一次,希望今年也和去年一样,一切顺利。我祈求新的一年吉祥快乐。”

回顾历史

test2

如果说圣约翰岛、拉扎鲁斯岛和实林格岛像亲密无间的三姐妹,那么,龟屿便是她们一个不受宠爱、远在他乡的姐妹。但她们在历史上却有非常多的联系。

据说,圣约翰岛曾经有一段时期是世界上最大的检疫中心。在后来的日本统治时期,还关押过同盟国战俘。二战结束后,圣约翰岛成为一个戒鸦片中心。仅 1956 年就有大约 680 名鸦片吸食者在此接受戒鸦片治疗,其中大部分为男性。在圣约翰岛的检疫中心时期,在圣约翰岛上死亡的患者死后便被埋在龟屿。

圣约翰岛和乌敏岛 (Pulau Ubin)都是传闻中日本人虐待折磨战俘的地方,因此,许多人对这两个岛有些害怕并不足为奇。但龟屿却不是,这里始终是一个平和宁静的地方。

test3

您可能不禁要问,为什么这个岛以乌龟命名(kusu 在闽南语中是乌龟的意思)?

各种版本的传说层出不穷,但流传最广的版本是:有只神奇的海龟为了拯救从遇难渔船跌入海中的 2 位马来族与华族渔民而化身成小岛,让渔民栖身。在通过填海将面积扩大到 8.5 公顷之前,龟屿的形状的确非常像一只乌龟。特别是当您眯着眼睛看时。在龟屿岛中心,有许多乌龟在这里平静地生活着,这可能是因为岛上醉人的空气和悠闲的节奏。

我可以作证,没有什么比看着乌龟皱巴巴的头部从坚硬的外壳中缓缓伸出来,然后慢慢吞下一口食物更有催眠效果。这个家伙是如此不紧不慢,细嚼慢咽,时间概念似乎已经失去了意义。

刻在石头上的祝福

岛上的华人寺庙和马来圣祠历史同样悠久,这也体现了新加坡对待精神信仰的开放和多元文化态度。今天的龟屿就像是一处绿洲,平日鲜有游客。但每到农历九月,成千上万的香客便会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我向长着一张圆圆的脸蛋、热情活泼的看管员 Fuziyah 问道。

她眯着眼睛看着我。“他们来祈福,有求子的,求 4D 彩票中奖的,还有许多许多人祈求身体健康。” 到了周末,您经常能看到一家人搀扶着颤颤巍巍的老太太或老先生,从祭坛步履蹒跚地走向香炉。

但如果您想去另一座庙“拿督公庙”进香,必须脚力好才行。您需要爬上 152 级台阶,才能到达位于小山上的这个混合回教堂和华人寺庙风格的圣祠。

台阶上随处可见游客许下的美好愿望,用墨水写下黄色石头上。内容也是千奇百怪,有的比较现实,有的让人心碎,有的则非常诡异,例如:“求神保佑我通过所有考试。” “我希望老爸能变成一个好爸爸。” “让我的学习成绩名列前矛(茅被错写成了矛)。” “不管你是谁,都祝你好运。” “希望我能把这份工作干得更长一些,并找到我生命中的另一半, 2014 年 9 月 2 日。”

看着这些书写潦草,但又非常真诚的心愿,我在想,那位笑容亲切的印度尼西亚女孩艾米今天是否也在石头上留下了她的心愿。

怡然自得

在等候返回新加坡渡轮的时候(在宁静的小岛上度过了一天后,我们好像现在又回到“现实世界”),我们与早上看见的三个渔民闲聊了起来。这三个悠闲的人告诉我们,他们希望能抓到石斑鱼或鲈鱼,但似乎未能如愿。

我问他们当中一个打着哈欠的渔民,这一天收获如何。他深吸一口烟,把他的 Oakleys 太阳镜扶好,然后皱了皱眉头。“我们成功得过头了”,他自嘲道。“鱼太大了,结果把线扯断了。”

“捉了又给放了,”他的同伴笑道。

“这个家伙,竟说废话!” 三人开怀大笑。“我们什么也没抓到,”他轻声说,脸上仍带着微笑。

他们似乎没有一个人对空手而归感到心烦。如果非要我猜的话,我想说,对他们来说,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在南部群岛怡然自得地度过一天已经心满意足。